移动版

主页 > K彩动态 >

痛仰乐队: 没有音乐,生活将是一场错误 A13

    提及中国的摇滚乐队,可能痛仰的名字已经没办法被忽视了。这支成立于1999年的乐队,已经成为中国享有最高声誉的摇滚乐队之一。但最近,痛仰乐队却干了一件一般摇滚乐队不会做的事情——出书。昨日,他们带着新书 《我们还会在一起漫步》来到五台山先锋书店,和读者、乐迷们来了一次近距离的接触。
  实习生 杨兆芹 本报记者 花蕾

  粉丝礼物也区别对待

  《我们还会在一起漫步》由痛仰乐队的四位成员——高虎、张静、大伟、宋捷共同完成,分别从各自的角度叙述了他们追求音乐、学习音乐的坎坷经历,以及他们对于音乐、摇滚精神等不同层面的理解和追求。
  就在见面会的前一天晚上,痛仰乐队刚刚在南京结束了巡演。张静告诉记者,“在演出的现场,有一些乐迷cosplay我们的logo  哪吒,尤其是男生真的很可爱。”主唱高虎说,自己在演出后台还收到了一本书,“包装得很精美,里面还有一封提及新疆生活故事的游记,当时收到非常感动,触及到了我的童年。”
  这样的礼物很温馨,但吉他手宋捷却表示礼物也有区别对待的,“我曾经收到了最意外的礼物是辣条,他们都不爱吃,是我吃掉的。”
  痛仰乐队告诉记者,他们出书的目的是为了纪念一代人的成长经历,“对于70后、80后来说,这本书让他们看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,而对于90后来说了解到的是那个年代的故事,这本书也是一代人故事的记录。”在他们看来,“人生是由偶然和错误构成的,有些时候正是因为偶然和错误才使这个乐队的人聚在一起,才会有痛苦的信仰。”
  年初,赵雷的《成都》让大家对成都这个地方充满了期待与感情,作为乐队中地道的南京人,张静也被问及,是否会创作一首属于南京的歌?对此,他表示自己不会刻意做这样的创作,“不会太刻意地去写地名歌,写歌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。”
  虽然没有创作的计划,但是张静表示,南京对他的影响确实很大,“汉中门到夫子庙是我最熟悉的,感觉那时候的生活真的是很简单,虽说没有现在的通讯那么发达,但人与人之间早期的口头相约非常默契,我们一样玩得很开心。”
  除了地方文化对于创作的影响,宋捷表示父亲的大侠形象对他影响也很大。宋捷一直是成员中拥有女性粉丝数量最多的,小时候的他和男孩接触很多,因此女性朋友较少,书中他提及自己骑摩托车时的感觉就像创作音乐一样充满热情。大伟这个粗犷的东北汉子在成员的口中却有不一样的形象,他敬业、勤奋、会过日子,粗中有细。
  对于乐队创作风格的变化,主唱高虎坦言:“只做一种音乐风格太窄,而且随着年龄变化,个人的想法、感受和生活都随着变化了,而音乐创作是要随着心走的。”现场的铁杆歌迷对于风格的变化也表示支持。《公路之歌》《再见杰克》《西湖》 等传唱度很高的歌曲大都是在2006年痛仰第一次巡演的时候创作的,更加证实了艺术创作来源于生活。

  创作关于南京的音乐不能太刻意

http://www.china100.com.cn/ivo0aUfADw/3827800958.html